• <i id="lrfehkm3"><tr id="sdr5ftup"><dt id="4ok81grs"><q id="cz5rb3xj"><span id="8l4oesyg"><b id="o8109fr9"><form id="xgyq9191"><ins id="i31odi67"></ins><ul id="mrba8ceh"></ul><sub id="6sblezfa"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"u6gxlcoo"></legend><bdo id="iqomuniy"><pre id="vwho2ta3"><center id="03fyx30i"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"9zs7a7v9"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"ua047idq"><tfoot id="lda6tctu"></tfoot><dl id="5e3804pw"><fieldset id="orn1z459"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<tfoot id="dtjz75fz"></tfoot>
      • <bdo id="gv2zho4g"></bdo><ul id="p9jcnjoq"></ul>

      <small id="zbvcesed"></small><noframes id="sfuew7um">

        <legend id="knglx5y5"><style id="yhnyxpx2"><dir id="q8m3mm5i"><q id="jhfg4261"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 有哪句诗词让你一见钟情?为什么?

        交通信息 2020-08-23 22:44:18 0

          看中国诗词大会看王湾的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被张说喜爱到挂在政事堂,每天都要看一眼的故事,联想到自己喜欢的诗,所以问问大家。诗见配图。

          《定风波·常羡人间琢玉郎》

          苏轼

          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应乞与点酥娘。

          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          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

          试问岭南应不好?

          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          苏先生的才华可真是耀眼啊。

          大家都很喜欢,我好开心。大多人都喜欢最后一句。

          苏先生值得称赞的词句数不胜数,我回答这一整首的原因是,每一句都很棒啊。

          两年过去了,中间发生了很多故事,我想大概自己的心境也有所改变叭。

          黄庭坚的《水调歌头》。

          可能这四五年真的被抹去了一些无法言说的东西,诗书再次入手竟觉得有些陌生了。但初见的感觉并不会消逝,一见钟情也始终是一见钟情。

          最爱的是其中两句:

          “我欲穿花寻路,直入白云深处,浩气展虹霓。”

          “醉舞下山去,明月逐人归。”

          读完会从心底溢出一种温柔坚定,却气贯长虹笑傲苍穹的感觉。

          大概算是我现在最喜欢的人生状态叭。

          附上全词及我的摘抄:

          瑶草一何碧,春入武陵溪。溪上桃花无数,枝上有黄鹂。我欲穿花寻路,直入白云深处,浩气展虹霓。只恐花深里,红露湿人衣。

          坐玉石,倚玉枕,拂金徽。谪仙何处?无人伴我白螺杯。我为灵芝仙草,不为朱唇丹脸,长啸亦何为?醉舞下山去,明月逐人归。

          2019.8.30 更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再分割一下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再来更一次叭。

          这几天被这首词戳心的夜不能寐,每天都翻出来看一遍。也许豪情本不该属于女孩子,只是武侠对我影响太大了。

          贺铸的《六州歌头》。

          记得是《步步惊心》最后一集里,十四爷一字一字饮着苦酒说出的,那一刻心都碎了。上下两阙读来,如同在梦与醒之间走了一遭,潇洒与悲凉就这样融为了一体。

          全词如下:

          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,毛发耸。立谈中,死生同,一诺千金重。推翘勇,矜豪纵,轻盖拥,联飞鞚,斗城东。轰饮酒垆,春色浮寒瓮,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犬,白羽摘雕弓,狡穴俄空。乐匆匆。

          似黄梁梦,辞丹凤,明月共,漾孤篷。官冗从,怀倥偬,落尘笼,簿书丛。鹖弁如云众,供粗用,忽奇功。笳鼓动,渔阳弄,思悲翁。不请长缨,系取天骄种,剑吼西风。恨登山临水,手寄七絃桐,目送归鸿。

          我的摘抄~

          和别人的摘抄~

          2017.3.21 春分 更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啊呀呀,知乎小透明第一次长答竟然破了百赞!莫名有点小开心啊!

          这两天撸考研数学之余又把沧月的几本武侠看了看(′?`)?

          真的好喜欢《大漠荒颜》和《帝都赋》啊!公子舒夜和墨香简直帅到不能自拔?

          于是想分享一下小说结尾的一首诗~很切题,一见钟情:

          将军谈笑弯弓,秦王一怒击缶。

          天下谁与付吴钩?遍示群雄束手。

          昔时寇,尽王侯,空弦断翎何所求?

          铁马秋风人去后,书剑寂寥枉凝眸。

         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,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。

          燕赵少年游侠儿,横行须就金樽酒。

          金樽酒,弃尽愁!

          愁尽弃,新曲且莫唱别离。

          当时谁家女,顾盼有相逢?

          中间留连意,画楼几万重。

          十步杀一人,慷慨在秦宫。

          泠泠不肯弹,翩跹影惊鸿。

          奈何江山生倥偬,死生知己两峥嵘。

          宝刀歌哭弹指梦,云雨纵横覆手空。

          凭栏无语言,低昂漫三弄:

          问英雄、谁是英雄?

          大家有好看的武侠小说也可以吱我一下呀 比心嘻嘻?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2019.5.3

          是的,两年了。

          我依然,很喜欢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昨天太激动了居然忘了这首⊙ω⊙

          必须来更一发~

          刘过的《柳梢青》。

          也算是一个小众的词人叭,他的词我似乎也只读过这一首。没记错的话,是在高考语文复习的诗歌鉴赏题里读到的。“尘随马去,月逐舟行”,我只记得我当时仿佛被迷住了,完全忘了分析什么手法啊意境啊,就觉得这句词好像是天外之物忽而落入凡间,很美很美。

          那一年我注册了知乎(虽然一直都只看不答…),然后把它改成了签名。

          必须附上全词:

          泛菊杯深,吹梅角远,同在京城。聚散匆匆,云边孤雁,水上浮萍。教人怎不伤情。觉几度、魂飞梦惊。后夜相思,尘随马去,月逐舟行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从小对诗倒是没有太多感觉,可是一说到词简直完全停不下来哇。

          一见钟情的诗词太多,做几张图简单分享几句叭。

          最最最最喜欢的词牌就是《一剪梅》(=^▽^=)

          比《浣溪沙》少了些刻板工整,又比《忆秦娥》多了些灵动不羁。

          可能很少有人看过刘仙伦的词,他不是什么大家,这首词却让我第一眼读到的时候心为之一颤。佳人在阁楼上,少年骑在马上,在黄昏中相互凝望。只是试想这样的场景,就能让我热泪盈眶了呀。

          附上全词:

          唱到阳关第四声,香带轻分,罗带轻分。

          杏花时节雨纷纷,山绕孤村,水绕孤村。

          更没心情共酒尊,春衫香满,空有啼痕。

          一般离思两销魂,马上黄昏,楼上黄昏。

          宋祁的《玉楼春》。

          第一次读的时候觉得这意境简直太美了。

          我举着酒杯朝向夕阳,希望它能为我们的相聚多留下一刻的晚霞。

          天呐这种满满的幸福感,太温暖了。

          陈与义的《临江仙》。

          我记得很清楚,这首词第一次读是在《亮剑》的小说里,田雨在狱中自杀之前写下的。对曾经美好的怀念以及对如今社会的失望,后来每每想起,那种悲壮那种寂寞,不论是陈与义还是书中的田雨,都让人心中闷痛。

          附上全词叭:

          “忆昔午桥桥上饮,坐中多是豪英。长沟流月去无声。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

          二十馀年如一梦,此身虽在堪惊。闲登小阁看新晴。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。”

          终于写到诗啦,坦白来说我喜欢的诗真的很少,不过这首王维的《少年行》实在是钟爱。从小就格外喜欢武侠,可能也是受了爸爸的一些影响叭。会对那种少年之间的肝胆相照格外感触,随便看到一句贺铸的“立谈中,死生同,一诺千金重”都会热血沸腾心情激荡。

          话说回来,既喜欢武侠又喜欢诗词,简直就是绝配嘛(=^▽^=)

          自己高中的时候也写过一些词,不过大学上了三年好怕自己现在只会编分录了…

          正所谓[会院一入深似海,从此文采是路人]

          然而我写打油诗的功底可一点都没丢呢(?˙▽˙?)

          以后抽空把以前写的发上来叭~如果我能写出更好的话…

          古人的诗词太多,不一一枚举。最近几天常读认识或者听说过的一些还在写诗词的八零九零后的吧。单句摘来怕有断章取义的感觉,喜欢的我就整首贴了来吧。

          【注:扮鬼脸。。。我喜欢呀,所以来分享,倘若你有其他的想法我也木有办法啦】

          ――――――分割线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        一、

          卿如流水最多情,易起波纹复易平。我是无言河畔木,年轮到死尚分明。

          ――李四维。

          (第一次读四爷的诗是一四年底,并不知道他就是中华好诗词的李四维,是从他盆友那里无意中听到的,后来翻《孤啸集》简直两眼星光,那时候自己对基本的格律还不太懂,集子里其他好诗读的一知半解,独这首至今为止犹能朗朗背出。)

          二、

          鹧鸪天

          对影车窗索梦痕,寒灯四面种愁根。飘零瞬息因言谶,落魄经年匪我身。

          风衣敛,落缁尘。微茫旧事剩谁温。信君曾许春光诺,原是春光负一人。

          ――郑焯行

          (认识焯行君也是一四年底,温和而烂漫天真的少年,让人容易记得,《眼前词》读的最多,其实他后来写的愈来愈好,但始终最好的记忆是初识眼前词的惊艳。)

          三、

          人间歌(节选)

          生当有所生,死当忘骸形。偏留子之梦,偏眷子之情。故人衣上雪,故人枕边扃。故人发中白,故人眼中青。故人当是我,何必辨分明。

          子曷论真幻,子曷问浊清。子曷痴如许,子曷恨无凭。风雪今又坠,一一当年语。走入昔之梦,或同今之寤。我神杳无踪,细雪飙无主。子若解我怀,心事应相睹。纵然忘形骸,纵然无枯骨。

          ――束梦斋

          (第一次读他的是这首人间歌,瞬间感觉原来诗也可以这样写,让当时初窥诗词面目又懵懂的我激动不已,还记得本来想模仿他写一首终究写不出来就放弃了。)

          四、

          复呈佳佳时零点二十一分剧痛袭来悲不自胜。

          十余年后事,思之中心苦。

          我行在远方,卿作他人妇。

          ――张世朝

          (电杆早前的集子我读过的是《埋剑冢》这是一一年的结集,我算算他当时多大,应该是十六七岁吧,这个集子的诗都很好看,有时间大家可以百度一下。多啰嗦一句,想起电杆就是觉得萌的不行的)

          五、

          春日三绝句之一

          并无风雨花都落,纵是相思人不来。酒醒仍依檐下宿,明朝天气欲成灰。

          ――name白

          (提到大白,好多人想到的就是流年体吧,那样的灵气逼人连我这样的后来中的后来人都会忍不住去追寻,最后一次跟他说话是年前十月份,他给我看了一副画色彩斑斓如同青春,遥祝君安吧。)

          六、

          行香子

          故镇长街,老寓新门。骤清风、灯火微皴。居窗烁烁,良夜生痕。映痴圆猫,相笑侣,未来春。

          几株芳树,经年梦引,过轻车、扑簌飞尘。蓦然回首,明月前身。是打头花,呆白雪,一心人。

          ――夏婉墨

          (夏女神绝对是高质高量的代表,爱猫,爱吃,爱生活中一切有趣的东西,说的我都想抢亲了。)

          七、

          忆王孙 那年春

          一 崔护

          重来我亦为行人,长忘曾经过此门。去岁相思见在身,那年春,除却花开不是真。

          二 桃花女

          落花时节不逢君,空捻空枝空倚门。空著眉间淡淡痕,那年春,记得儿家字阿莼。

          三 桃花

          等闲烟雨送黄昏,谁是飞红旧主人?也作悠扬陌上尘,那年春,我与春风错一门。

          ――发初覆眉

          (这几首大部分人是不陌生的,已经传播很多年了,据说当年安意如曾在自己书里写到过,致使很多人以为是她写的)

          八、

          有所思

          君不見老蜃噓岫雲涵水,一春夢雨歌旖旎。愁城壁冷溺酲心,虛室塵斂光如死。客子隔煙數暮鐘,鐘鳴著鏽鎖青鋒。燕子歸來訴輕別,墀漲碧草匿前蹤。子夜枕夢起沉鼾,塵生蠹紙酒生寒。卷底囚龍死於野,崚嶒巨骨萎荒灘。

          ――夜小紫

          (常看知乎诗词板块的对他多半是熟悉的吧,我记得我有答过一个问题好像是夜小紫如何之类的,那时候刚接触知乎,觉得好玩什么都爱答,散公现实中比网络中更加迷人,哈哈,不信你去帝都看他呀。)

          九、

          浣溪沙·雨暮过旧宅

          只伴東風戴暮歸。春寒猶種小城西。薄衣舊夢各相持。

          铁栅门攀花色锈,深檐巷转雨声微。一街燈火入年時。

          ――吴季玄

          (这是一二年时的《涉江集》里的,当时吴王十八还是十九?我说过以后不在知乎贴他的作品了2333333,放在后面,他应该看不到看不到,看不到了吧。。。。。看到也打不到我,食言而肥,胖一下好了。(=^_^=)。。。。)

          十、

          邻女

          故园心似客,堤草鬓相青。舞燕无春影,单车远昔铃。少年空老大,邻女忽娉婷。世事总如此,渭清以浊泾。

          ――胡靖。

          (举贤不避亲。嗯,就是这样。)

          十一、

          覺來有感口號記之

          燈火朝天較夕陽,別憐大夢轉殊方。酒人狂氣猶邀月,鄰女歸時正採桑。此後緋衣復誰解,當年紅豆已全荒。迷花變蜨眞予事,翻恨生涯歧路長。

          ――刘静之

          (第一次读红烧的诗是在长安诗社的推送里,那句当年红豆已全荒放在醒目的开头,当然也十分好,才会让人过目不忘。其他诗也有更出彩的,但这首似乎是人人记得的。)

          十二、

          鹧鸪天,寒潮。

          窈窕楼台箫鼓微。玉人花影共阑时。

          芙蓉忽倚江南苦,断剑长知西子悲。

          生似露,忆如梅。一枝未寄久虚持。

          霜乌已下风波去,水殿灯笙复市吹。

          烛影摇红.

          天末风流,故人坐觉南朝寺。香华一往共云荒,宫树青如佩。祠下白鸦犹睡。想当时、小瓷曾至。荔枝歌遍,明月江干,夏风如水。

          客子来思,何妨醉眼饶花市。不多沧海见温柔,水殿生珠翠。梦入幽兰双髻。只年年、梅衣芳渍。江南花影,满目春人,华添一岁。

          ――顾仁

          (得瑟个,第二个赠我的。)

          十三、

          丙申歲暮過承天门

          祖龍身腐鮑魚存。尚有梓棺居帝閽。野哭千家元帥罪。數峯江上玉皇恩。生前已慣乘軒冕。死矣猶能廕子孫。時日當須問曷喪。吾將洗眼望都門。

          街上微塵吹劍過。先王兵甲夜憑河。大梁公子符難竊。京口諸生跡已磨。將盡餘杯當自貰。難明長夜待誰歌。卅年花柳魏收筆。不伐青青尋斧柯。

          ――绵绵

          (想唱那首小小少年给他听,不过五音不全,放弃。)

          累了,人太多,以后慢慢再更。

          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          定风波起,成为苏轼粉。

          这首词,无论是初见时的豪气,再见时的沧桑,总是让人唏嘘感慨,又顿生勇气。

          是我精神世界的一方桃花源。

          一年更一年,一日盼一日。

          一秋又一秋,一辈催一辈。

          一聚一离别,一喜一伤悲。

          一榻一身卧,一生一梦里。

          寻一伙相识,他一会咱一会;

          都一般相知,吹一回唱一回。

          这支曲牌叫《雁儿落带过得胜令》,为什么一见钟情,我想说个虐心的故事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「听说从军的京城沈家少爷回来了,十里红妆娶了个戏子。」

          「什么狐媚能把沈家少爷给迷了?」

          「那可不是什么狐媚,(小声)是个美少年呢。茹婉秋,听过没?」

          「没怎么听说过呀。」

          「这是后来的艺名,人坐科的时候,叫九岁红。」

          「九岁红?是那个当年红透半边天的九岁红?!」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九岁红,十五了。

          他开始讨厌起「九岁红」这个名字来。

          还不如当年没名字的时候,大家都管他叫「四儿」。

          叫「四儿」的时候,虽然师傅的板子下来得也狠。但师傅是看好他的。

          给你饭才打你呢。

          九岁那年,四儿登台了。一出《游龙戏凤》底下兜四底的好。李凤姐那点娇巧可爱,配上他小小的年纪,俊美的扮相和一条又嫩又亮的好嗓子,把台下的观众彻底折服了。

          从此「四儿」就是「九岁红」了。

          虽然观众都爱看他贴《翠屏山》一类的花旦戏,但九岁红自己还是喜欢演些大青衣的戏。尤其喜欢《贵妃醉酒》。

          「海岛冰轮初转腾,见玉兔又早东升。

          皓月当空,恰便似嫦娥离月宫。

         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,清清冷落在广寒宫。」

          既雍容,又深情。

          不若那些花旦戏,尽是些调情的桥段。他心里明白,那些看客在看些什么。

          然而打十四岁头上,什么想法都枉然了。

          九岁红倒嗓了。

          变声期来得如此突然,那日的《四郎探母》,他竟一字不出。

          台下的倒好如倾盆的泥水一浪接一浪,声声都打在他脸上,勉强对付过一折便匆匆下台。

          他觉得自己糟烂透了。

          本以为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。

          但第二日上了胡琴,仍是一字不出,第三日,第四日……

          台上再无九岁红了。

          没法在台上唱戏,自然就挣不来包银。

          师傅虽然安慰他两句,告诉他饮食的禁忌,「嗓子慢慢找,总能找回来的」。但终于还是冷落了。

          新一波的师兄弟又有冒头的苗子,贴出水牌子来。

          偶尔他们玩笑两句,「师兄,这九岁红应该贴大轴啊。」

          他应付两声,心里别提多憋屈了。

          那日,九岁红看了一场当红名伶余素秋的《醉酒》。华丽的凤冠折射出耀眼的光彩,碰头好响起满场沸腾,「海岛」两字一出九岁红眼泪簌簌而下。

          「我要成角儿,我要把嗓子找回来!」九岁红想。

          笠日寅时,天不亮九岁红便起了,去了城西郊外一片芦苇荡练功喊嗓。

          男孩要想端唱戏这碗饭,变声期难免扒层皮。运气好的,可能半年就恢复了,运气不好十年八年不见个头,也只能改行了。戏班里后来去翻跟头的,拉胡琴的,有不少都是倒嗓没倒回来的。成角儿就别想了,能有碗饭吃就不错了。

          然而九岁红不甘心,慢慢喊嗓,慢慢练,他一定还能再回到台上。

          喊嗓是个枯燥的事儿,咦咦啊啊的,没有柔美的唱腔,也没有铿锵的节奏。只有一条他自己能看见的声线,绕着圈,打着转,最后像一条长长的抛物线落到芦苇荡的对岸。

          九岁红喜欢被这片芦苇荡包围的感觉。那白茫茫的一片,就像是自己的观众,乌乌泱泱地看不到头。风吹过的时候,能给他一片呼呼地反馈。也不知是掌声,也不知是嘘声。那也都无所谓了。

          于是他日日清晨都来这片芦苇荡喊嗓。慢慢得他觉得那条抛物线,越抛越高,越抛越远。有时也能哼两句腔了。虽然离满宫满调还有些距离,但比一字不出要好得多了。

          也不知练功练到几月上,芦苇荡里多了一个身影,是另一个男孩。整日在岸边舞枪弄棒的。

          起初九岁红以为那大概也是个唱戏的孩子,练武生的可能。

          但细看之下,似乎和师傅教的圆场踢腿又不太像一回事儿。

          九岁红定了定神,倒也不妨事。他喊他的嗓子,他练他的枪花,互不打扰。

          入秋以后,天一日凉似一日,但寅时一过,九岁红的嗓音,总能伴着男孩的枪风在芦苇荡响起。河水摇晃着繁星点点,倒映出两个男孩的身影,让肃杀的秋天生动起来。明明是两个没什么关系的人,明明是毫不相干的行当,倒像是努着一口气似的,都不愿在寒冷的天气先行离去。

        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得向前走着。很快又是芦苇茂盛的时候。

          随着天气的转暖,九岁红觉得自己的嗓音就像春冰一般,慢慢得化了。

          旁边少年的身影也愈发矫健,有那么几次,他都想叫出好来。但又觉得不好打扰。

          这一日九岁红照例喊完嗓子,开始唱起了久违的四平调。

          「海岛冰轮初转腾,见玉兔,玉兔又早东升……」

          「好~」

          那少年向九岁红走来。

          「嘿,你唱的这是什么?」

          「哦,是戏。」

          「嗨,我知道是戏,我说这段是什么戏?」

          「《贵妃醉酒》。」

          「你唱得可真好啊。」

          「你那枪练得也好……」

          「你都在哪儿唱啊?回头我看你去。」

          「我,我现在还没法唱。我嗓子坏了,没有观众。」

          「我听你唱得不是挺好的嘛。我就是你的观众呀。」

          「还不行……」这么长时间,没有人关心九岁红的现状,也鲜有人问他唱戏的事情。九岁红觉得自己就要落泪,下意识得撇过了头。

          「哎,你怎么哭了。你别难过呀。我看你每天这么练,你肯定有很想完成的事情吧。」

          九岁红嗫嚅道:「我想唱戏,我想成角儿!」

          话音一落,九岁红觉得自己有几分失态,却止不住满脸都是泪。急忙用两手抹擦。

          那男孩走过去,拍了拍九岁红的肩膀,拉他一道坐在岸边。

          「能见过这四季芦苇荡的人,一定能成的。」

          「是么……」

          「当然。」

          「那你呢?你又想做什么?」

          「我要当个军人,上阵打仗,保卫一方百姓!」

          「那,那你也一定能成,因为你也见过这片芦苇荡!」

          「哈哈哈……我今天来叫住你,是因为,可能明天我就不会过来了。」

          「哦,是么。」

          「父亲的队伍要开拔了,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。虽然我们都没有说过话,但我总觉得这段日子,你已经是我的老朋友了。所以我想告诉你一声。」

          原来这第一次交谈,就是告别啊。

          「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我叫沈钧行。」

          「我叫九……我叫四儿。你就叫我四儿吧。」

          「好的,四儿。希望有一天我能骑马打仗凯旋归来,那时候你也成角儿了。我来听你的戏!」

          「好,那时我给沈兄唱一曲《得胜令》。」

          「行!那么,今日就告辞啦!」

          「嗯……再会。」

          九岁红感到自己好像空了一大块,明明是才相识,却仿佛失了故人。

          那日的芦苇依旧繁盛,茂密,白茫茫的一片,九岁红的心里却是干干净净一场大雪。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沈钧行带着他的队伍跨马回京了。

         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

          目前,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

          App 内查看

  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 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      本网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,用于信息传播作用,若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5816929@qq.com。

        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        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        验证码: